塞德莱茨教堂

编辑:秀才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3 05:11:2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圣巴巴拉教堂一般指塞德莱茨教堂
捷克人骨教堂(Kostelík Vech savtych a kostnicí ),位于布拉格以东约70公里的小镇Kutna Hora,建于14世纪,其外表是看似十分普通的哥特式建筑造型,但内部的装饰却都是用人骨做成的,因此这里与其说是教堂,倒不如说是“人骨博物馆”。
中文名
捷克人骨教堂
外文名
(Kostelík Vech savtych a kostnicí 
位    于
布拉格以东约70公里的小镇
建    于
14世纪

塞德莱茨教堂教堂装饰

编辑
教堂入口处有用120多块人骨做成的蜡台
捷克人骨教堂 捷克人骨教堂
天花板上铺的是四肢骨,墙壁上的花纹也用人骨装饰,神坛由不同大小的人骨堆砌而成,图案则由肋骨镶嵌。在这里四处可见十字架、王冠、垂带等装饰,均由各部位的骨头拼凑而成。但令人惊奇的是这些骨骸均是成年男人的,而且上面有钉眼和被刀剑刺过的痕迹。这座“人骨博物馆”,平时警戒森严,只有星期日才对外开放。累积这么多的遗骨,都是拜圣土所赐。
阶梯下方是一盏超级豪华的人骨吊灯,以及由四座小小的骷髅尖塔组成的巴洛克祭坛。祭坛大灯上方的屋顶也有一串串的头骨装饰,一个个的脸骨都是往下,看遍了两个世纪来的游客,也看遍了世间的变化无常。
殿堂的四周有四座都是骷髅及大骨堆砌而成,类似灶的建筑,每一座大概都有上千上万人,人骨均位于上帝的冠冕宝座下方。洞内的烛光,洒在雪白的人骨上,其余还有用骨头排列成的帘幕、十字架、教皇用的皇冠等等。

塞德莱茨教堂艺术特色

编辑
在世界上的很多地窖、地下墓穴、小礼拜堂和纪念馆,人类的骸骨被堆放在一起或者排列成各种造型公开展出。在这些骸骨展品中,有些是为了纪念死者和曾经发生的暴行,有些则为了引发信徒们对生命和来世的思考,让他们深刻体会到生命的脆弱与短暂,学会珍惜和感恩。[1] 
塞德莱茨教堂,饰品大约用掉一万具尸骨。神学家表示,天主教视死亡为神圣的事,死后将尸身献给上帝,象征无上的赞美,所以“人骨装饰品”不值得大惊小怪。人骨教堂很小,4万副经过消毒和筛选的骨头,大小相同,被细致地用来砌成烛台、祭坛圣杯门楣拱门、吊饰甚至十字架。教堂正中央那盏由人体各部分的骨骼造成的“人骨吊灯”——以腿骨组成主架,下颚骨串成挂帘,主架又分成8个腿骨灯架,撑着一块块排成圆形的盆骨,上面又各自端着一颗充当烛台的头颅,外形独特。

塞德莱茨教堂历史沿革

编辑
13世纪Sedlec地区的修道院院长亨利,
捷克人骨教堂 捷克人骨教堂
波希米亚国王奥克塔文二世之命,前往圣地耶路撒冷,所带回来的一把泥土就撒在教堂周围的墓园里,认为埋骨于圣土就可上天堂的信念,吸引了波希米亚地区,甚至中欧富豪纷纷将此地视为身后最佳福地,Seldec因而远近驰名。后来的黑死病、胡斯战争造成了大量的死亡,墓园的规模也因此扩大。
14世纪的一场黑死病和15世纪的战争,令这块3500平方米的空地上,竟出现了3万多个坟墓。
15世纪间,受限于墓园容纳,修道院计划另外兴建一座礼拜堂来容纳百多年来荒废的遗骨,这项令人毛骨悚然的任务一开始是交由一位半盲的僧侣来执行。
16世纪时有教士开始把骸骨搬进教堂,并堆成金字塔状,由于骸骨实在太多,后来有人索性把骨头充当装饰素材,造就了人骨教堂的诞生。教堂里的天花板、墙壁上尽是人骨串成的装饰品。
1870年间,一位受雇于Schwarzenberg家族的木刻师傅,Rint开始将人骨排列成各种图案,其中包括Schwarzenberg的家徽与Rint自己的签名。
2012年10月19日,捷克布尔诺,保存在圣詹姆斯教堂地下藏骨堂的骸骨,死者的人数超过5万。2001年建造圣詹姆斯教堂时,这个迷失了近200年的地下藏骨堂重见天日。[1] 

塞德莱茨教堂相关小说

编辑
以下为小说,源于(2005年12月《海外版》 文/紫薇朱槿)
2000年到2004年底,捷克库那哈拉市发生了多起人口失踪案件,但直到2004年11月19日万圣节前夕,一名美国大学生在当地著名的圣巴巴拉人骨教堂神秘失踪后,才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当地人传说,骨魔瑞特会在每年的11月20日前后一周的时间里,出外寻找骨头为这座人骨教堂添加新的装饰材料。这些失踪的人难道已经成为骨魔魔掌下新的牺牲品了吗?库那哈拉市陷入恐慌之中……
2004年11月19日,由于是鬼节前夕,所以人骨教堂引来了不少游客,两个美国大学生哈尔和威里也来此参观。这天阳光明媚,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到室内,可以清晰地看到天花板上壮观的大吊灯、精致的垂带甚至是墙壁上的字母,这些在阴暗的天气里散发出死亡气息的骨头,竟然在柔和的光线中变得明亮起来,给人一种身处天堂的光明与庄严。
跟随着讲解员转了一圈后,哈尔和威里二人意犹未尽,威里认为这里的夜晚会更可怕些,而哈尔却嘲笑说即使到了深夜,这些骨头也不会自己飞起来跳舞。说着说着,二人争了起来,最后哈尔和威里打起了赌。威里提出让哈尔在教堂内呆上一晚,如果他害怕了,可以拨打他们住的旅馆的电话,让威里找人救他出去,如果哈尔能坚持到第二天早上教堂开门,那哈尔就赢了,赌金100美元。
到了晚上关门时间,哈尔找了个隐匿的阴暗角落藏了起来,威里则在祝他好运后离开了教堂。夜里,威里没收到电话,第二天一早他就赶去教堂。可他等了许久,也没看到哈尔出来。威里跑进教堂到处找哈尔,天还没完全亮,阴暗的教堂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哈尔仿佛人间蒸发般消失了,情急之下,威里报了警。
由于失踪的是外国游客,警局接到报警后格外重视,警长费林格马上带领警察包围了人骨教堂,进行全面搜索。不到半个小时,警察就把教堂搜了个遍。由于事发突然,教堂已经停止了对外开放,早先进入的游客们也都被劝离,此时教堂内除了警察和工作人员,再无任何人。
费林格认为哈尔极有可能是自行离开了教堂,不知是什么原因没有与同伴威里取得联系。所以他打算收队,与市局联系后,在全市范围内发出寻人启事。助手安东也赞成费林格的决定,此时他正站在神坛前,由于用力挥手示意警察收队,对话机竟脱离了腰带,越过木栏飞进了神坛,沉重的对话机砸到了神坛的边缘,撞碎了几根腿骨的骨端,灰白色的碎片顿时扑簌簌地落了一地。
安东脸色苍白起来,这些14世纪的骨头可全都是文物啊。他来不及细想,就猫腰从栏杆中钻了进去。工作人员发现异常跑了过来,喝令捡起对话机的安东立即从栏杆里出来。此时安东随手碰了碰受损的腿骨,想知道它们是否只是骨端受损,他的手被粘了一下,他抬起手,发现手上有点油腻,再摸过去,他竟然抽出了一根腿骨。
警察和工作人员都发出了尖叫,神坛会不会因此倒塌?安东冷静地将腿骨展示在他们面前:“这是一根新鲜人骨,骨内油质慢慢渗出,才会在表面形成油腻,而且无论是从颜色还是从重量上,它都与教堂里近七百年的旧骨有很大区别。”
安东所说没错,他抽出的这根腿骨在法医鉴定下,推测为离开人体二到三年,绝对不可能是教堂原有的骨头,但也不可能是刚失踪的哈尔的。
警方在取得了有关当局的许可后,对教堂内所有的骨头进行了全面搜查。四天后,警方共搜出了61块新鲜的骨头,有颅骨、四肢骨等不同部位的骨头,分属于5个人,都是成年男子,年龄在20-50之间。但通过DNA测试,这些都与威里提供的哈尔刮胡刀上的皮屑与毛发的DNA不符。但这些骨头离开人体的时间都不长,最短的才几天,最长不超过5年。根据法医鉴定,安东甚至推测这些骨头是5年内逐年取出的,一年一个人,骨头被安放在人骨教堂内。
传说在19世纪,当地望族施瓦森伯格家族雇用了工匠瑞特,人骨教堂里的装饰,全是出自于瑞特手中。但人们私下流传瑞特为了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杀了不少人,用这些新鲜的骨头去代替那些腐朽的骨头。但这只是传说,因为天主教认为死亡是神圣的,将尸体献给上帝是无上的赞美,所以也没有人去为难过瑞特,不过因此,他也被称为“骨魔”。由于教堂在21世纪重现新人骨,所以人们传说骨魔瑞特再世,每年都要挑选一个祭品,去替换教堂里原有的旧骨。
新骨事件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市民,如果不尽快破案,社会不稳定,会造成极大的损失,警方开始了严密的调查。
11月27日,鬼节之后一周的最后一天,在此之前突然出现一个谣传:由于鬼节前的献祭被打扰,27日晚上,瑞特会重返人骨教堂,再次献上祭品。由于人们强烈的恐惧感,这个消息立即家喻户晓。由于骨魔专杀成年男子,胆小的市民到了下午就闭门不出,胆大者却打算围住教堂,揪出这个杀人恶魔的原形。费林格警长带着警员们,好说歹说才将愤怒的市民劝走,费林格打算独自留在教堂,等待瑞特。
入夜,人骨教堂外共埋伏了50名警员,将所有出入口严密看管,戒备森严。费林格警长拒绝了下属要与他一起行动的建议,带着佩枪和一包食物独自待在教堂内。
快到12月的天气本就极为寒冷,警员们跺着脚,等待着警长的消息。白天宏伟壮观的教堂在夜幕中变得如巨兽般狰狞,仿佛是骨魔大张着的血盆大口,似乎可以将所有人一口吞噬。警员们都是当地人,更有许多是天主教徒,骨魔的传说深入人心,他们也不由得高度紧张,都抓紧了佩枪。天知道骨魔究竟是来去无踪还是会显露出极其恐怖的外形,人要与魔对抗,即使人多势众,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胜算。
此时教堂内灯火通明,费林格警长只是偶尔喝点水。当他的夜光表指针刚指向12点时,教堂的灯突然全部熄灭,外面守候的警察们大惊,纷纷想冲进教堂,而本来好好的门居然被从内锁死,教堂内也传来警长惊恐的叫声。
在灯光熄灭的同时,费林格警长突然闻到了极其浓重的血腥气,身边旋转着阴冷的风,一个冰凉的东西爬上了他的后颈,好像是骨头……费林格警长大叫了一声,猛地转身,身后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持着一根森森白骨,骨上仿佛在滴着些液体,似乎是鲜血。“骨魔”瑞特来了!
警长掏出手枪,对着黑影开了一枪,黑影无动于衷,并且发出阴森森的冷笑,手中的白骨猛地扬起,敲向了警长……紧张地等候在外的警员们听到教堂内传出了枪声,他们赶紧一拥而上,用专门的开锁工具打开了大门。警员们马上把昏迷的警长送往医院,好在警长的伤并不严重,到了医院就醒了过来,说出了先前的遭遇。
警员在警长昏倒的地方并没发现血迹,而且教堂一直处于警察的包围中,不可能有人神出鬼没地钻进教堂行凶,接着又在戒备森严的包围群中消失。难道警长遇到的真的不是人?
但警员在现场再次发现了新鲜的人骨,这是一根右手的食指骨,仿佛是在向人们做出蔑视的姿态,这根食指骨被证实是美国大学生哈尔的,显然他遇害了!
警长的受袭事件再次证明了人骨教堂的诡异,警员们的心态都不太稳定了。瑞特打破了一年只杀一人的惯例,谁知道他会不会大开杀戒大量替换旧骨呢?骨魔的阴影笼罩了库那哈拉市,他到底还要害多少人才肯罢手?
在警长孤身犯险的同时,助手安东却陷入了大量的调查中,他将从教堂搜出的新鲜骨头根据DNA测试进行个体识别,发现与已有的失踪人口都对不上号。安东把目光转向流动人口,发现在2003年曾有个流浪者报警说他的朋友希姆失踪了,但由于希姆是流浪者,警方也没有在意。安东想方设法通过流浪汉取得了希姆的一根毛发,通过鉴定,果然与教堂中搜出的一部分骨头DNA吻合。
安东询问流浪汉希姆失踪前的行踪,那人回忆了很久,想起希姆在失踪前不久很神秘地对他说,自己找到了一个好主顾,以后衣食无忧了会介绍他一起去工作。但这只能证明是有人骗走希姆然后将他杀害,却找不到更有价值的东西。
另外,在警长遇袭的前一天早上,安东刚到办公室就发现桌上蒙着一堆报纸。他掀开报纸,发现下面是一个白森森的人类颅骨和两根被交叉绑住的臂骨,这白骨被证实属于第七名受害者,也是牺牲在骨魔手下的第三人。没有人知道白骨是怎么出现在安东的办公桌上的,除了安东以外,所有人都认为,除了骨魔瑞特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但安东绝不相信这种说法,这绝对是谋杀,是人的行为!由于警长是轻度脑震荡,要住院观察几天,安东决心独立破案,他从凶手的角度设想与模拟作案的逻辑和做法——
凶手首先必须取得受害者的信任,将他们骗到自己的房里杀害,经过水煮处理脱骨,并一再在警方眼皮底下作案却毫无漏洞。因此凶手可能是个外表看来品性良好但心理极度变态的成年单身男子,拥有独立的离教堂不远的房子,而且熟悉人体内部构造和刑事常识,还要身手敏捷、胆识过人。
通过推理,安东得到了大量的推测,他指挥警员们开始了新的搜查。在以教堂为中心、半径5公里的圆圈内,警方果然找到了这样一栋房子,就在离教堂不到4公里的山脚下,附近没有其它房屋,几个上山的孩子也向警方抱怨说,那里总有股恶心的臭气。
警方在房屋附近展开拉网式搜索,果然发现了大量人类的碎骨和少量的软组织,他们申请到了对该处的搜查令,却意外地发现这栋房子的主人居然是他们极熟悉的人……
1870年,瑞特受雇于施瓦森伯格家族,为圣巴巴拉教堂用人骨拼凑图案。瑞特在工作中对用人骨拼凑图案产生了狂热的兴趣,甚至不惜杀人取新骨,但在当时没有人发现他的罪行。到了21世纪时,他的一个后代继承了这种变态的爱好,再次采取了杀人取骨的办法,从2000年到2004年共杀害了5个流浪者,在2004年11月19日,当他将一个新受害者的骨头送进教堂时,却被偷留在教堂里的美国游客发现,他只得将这个游客也一并杀害。为怕人们追究出更多的细节,他又散布谣言,让骨魔瑞特再次登台,粉饰自己的杀人罪行。最后,为了加强谣言的力量,他偷偷把白骨放在警察局里威胁侦查者,甚至不惜伤害自己,制造密室伤人事件,力图把警方的视线再次引到骨魔杀人上来。只可惜警方找到了他杀人取骨的别墅,大量的物证让人毋庸置疑。
这时,面对神色惊讶的费林格,安东说道:“看来那个凶手就是你!费林格警长!”
费林格镇定地看向安东:“我把你看成是我的接班人果然没错,你既然连我在山下的别墅都找到了,那我的确没什么好说的了。瑞特的确是我的祖辈,关于他杀人取骨的事情在他留下的日记里有很清楚的记载。我当年也只是照他的嘱咐试了一次,却因此上了瘾,我承认,我就是凶手。”
安东神色尴尬地望向费林格,费林格却若无其事地说:“你能扶我起来吗?我不想躺着被戴上手铐。”安东依言想扶起费林格,不料却被他猛地推了一把,摔到门口处。费林格从枕头下取出了手枪,“砰”的一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地理 地点